翻页   夜间
炫酷书屋 > 四合院:我崔大可不在偷牛 > 第126章
 
  崔大可一边扶着自行车一边跟人打招呼。

  “哟!大可从城里回来了,来看你叔啊!”

  “哇,大可这孩子真出息啊,自行车都骑上了。”

  “啊,这个就是自行车啊,真好看。”

  “大可,让我摸摸你的自行车。”

  “皮皮妈,你宝贝大侄子来了!”

  “喔哟,大可这次回来还是大包小包的,伟岩家这门城里亲戚倒是沾光不少。”

  “带来什么城里好东西啊,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院门外好些个老头老太,还有家庭妇女以及大小农家汉子都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大家都很尊敬这年轻小伙子,但看到自行车后座的大袋小袋,也是眼馋。

  崔大可笑嘻嘻地边打招呼边滑溜地挤开人群敲了敲门,自行车摸就摸呗,但袋子里的东西半点没让人沾着。

  重新站在了崔伟岩家的院门口,崔大可眼里有一丝泪花。

  为什么大可的眼睛有一丝通红,眼中似乎饱含着泪水?

  人群众人有些不解。

  因为他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还是这么久没见到两位叔心情有些激动?

  当然不是,崔大可嗤之以鼻。

  因为刚才风太大了,一路骑着自行车,风沙进了崔大可的眼里而已。

  “大可,你怎么回来了?”

  “伟岩叔,我回来了,想我不?”

  崔大可推着自行车,冲着惊喜地迎出来的崔伟岩一笑,笑得两眼弯弯。

  崔河生到是没看到,崔伟岩一说,原来去地里看麦子去了。

  “哎,哎!大可……哎哟!他爸,还不去帮忙,你看这自行车这么沉,院门这么高,不要磕坏了这么好的车咧!”

  秦槐花匆匆放下手头正在搓洗的衣服,惊喜交加地奔出来,刚喊了声就看到崔大可扶着一辆自行车进了院子,从后座卸下大包小包的东西,自家的他爸像个憨子一样,只知道笑。连忙赶上去要帮忙接。

  “槐花婶,不要啊!你的手……”

  崔大可忙说到,示意姑姑手上。

  秦槐花一低头,手上全是白乎乎的肥皂泡沫,刚才走得急都忘记洗一把了。

  她噗嗤一声笑着伸手,作势要捏侄子的嫩脸蛋,把崔大可吓得歪头,这才把手在围兜上仔细蹭了蹭,夹手接过他手中的大包小包,白了一眼,道:“就你爱干净!走,进去说话。”

  她半转身子,冲着院外面的邻居大声笑道:“他爸宝贝大侄子崔大可回来了,难得高兴,众位别看热闹了。”

  邻里哄笑一声,也都各自散去。

  秦槐花紧关上院门门,让三个男人坐了,又把皮皮等人喊来,和表哥见礼。

  一边端茶倒水,一边嗔道:“这么多东西,大可也真是的,从四九城这么远驮回来。你现在城里虽有有户本,但吃用也都要买,不用惦记我们,倒是你自己,多存点钱,赶明到城里找个媳妇带来给婶看。”

  “婶,您别担心,我在城里挺好的,城里凭户本子买东西,虽也物资贫乏,但我是厨子,饿不到我的啧啧!皮皮也长高了,就是有点瘦瘦了。”

  伟岩、河生叔的几个小孩和崔大可都很亲热,一段日子不见,皮皮见着他就蹦起来东问西问,拉着崔大可要让他说城里的新鲜玩意,让秦槐花朝屁股上抽了一记才老实下来。

  皮皮挨了一记抽倒是没“嗷”出来,只是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娘。他最喜欢的就是崔大可表哥了,不像自己的娘,天天都就知道抽自己。

  崔伟岩和崔河生相似一眼,听到崔大可的话也是连连点头,这大可的本是他们自然是清楚的。

  崔大可微微一笑,摸了摸皮皮的脑袋,从怀里拿出一袋奶糖给了皮皮,让他分给弟弟妹妹。

  皮皮这才开心的欢天喜地的带着弟弟妹妹去分糖了。

  崔大可拉着忙碌的秦槐花坐下,低声让她看带来的东西。

  “甚好东西,还这么小心?”

  秦槐花叫上李二妹,麻利地把一个包袱解开,里面露出雪白雪白的精致面粉。

  她惊喜地捏了一点面粉,左看右看,叫道:“呀!富强粉,好东西啊。”

  崔大可笑而不语,示意李二妹解开一个袋子,露出里面红里透白,夹精带肥的新鲜肉!

  “肉!”

  秦槐花惊呼一声,忙捂住自己的嘴,赶紧帮着把鲜肉从袋子里拎了出来,厚厚实实的两刀,足有二十来斤。

  “肉肉肉!我要吃唔唔——”

  皮皮本来吃着甜甜的奶糖,听到有肉,眼珠都绿了,口水哗地一下飞流直下,秦槐花赶忙慌手慌脚地捂住他的小嘴。

  崔大可转头瞪着青石,低声唬道:“皮皮,要是让人听见了家里有肉肉,你就没得吃了!”

  皮皮瞪大眼睛,惊得立时闭嘴,只牢牢盯着他娘手里的肉看。

  崔大可去四九城的时候是留下一些肉,但禁不住一大家子吃啊,特别是皮皮和崔河生家也有一个半大小子正是长身体能吃的时候。

  这段时间以来家里的肉早吃光了。

  “……这,这哪里来的?猪肉?城里还买得到肉吗!”

  秦槐花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压抑着兴奋,低声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也不能怪她不矜持,城里凭着户本买东西,崔大可算是一小干部,就算比一般人家物资多些,可她听说城里日子也不好过,肉这东西定量也很少。

  “婶子,您就别管那么多了,反正这肉不是我偷,也不是我抢来的。!”

  秦槐花笑得站不稳,怜爱地揪了一记崔大可的耳朵,忙把猪肉拎回屋去了。

  一点都不烦恼要怎么做。

  这个院子里住户没有像崔大可以前住的院子那样,四周离得比较远,都都比较近,你家吃什么,他家热剩饭,都是一清二楚。如今大家虽然托崔大可的福,粮食都弄到一点,不像大食堂停办的那段日子,半饥不饱的,但肉这东西,还是稀罕的东西。

  老崔家弄上一锅肉来炖,这不是等着人家说嘴,还得分出大半去么!

  秦槐花轻车熟路的把一个炉子拎到院子中间一个屋子,关严门窗,窗缝里塞上破布巾,再拿了大瓦罐装上肉块,上头密密实实铺上一层萝卜白菜,放上八角桂皮,盖上盖子慢慢炖,肉香一室,透出去倒也不多,崔伟岩住的院子也大,更不要说飘出外面去了,

  院外的人闻到隐约的香气,也有几个邻居探头探脑在屋外张望,到底没好意思厚着脸皮推门进来问,也只能勒紧腰带骂声娘,回到自家屋里灌下一肚皮清水骗骗自己。

  崔河生从地里回来时,就被几个邻居围住了,七嘴八舌地说,喔哟,崔大可从城里回来,又送好东西来了!

  崔河生大黑脸一放,连声不绝。

  喔哟,城里日子也难过,难得有啥东西送来也是亲戚间一份心。

  家那两小子光长个子不长肉,他们的娘也是犯愁,从嘴边省下一丝半点,都是为了孩子。

  就算自家吃不饱,总也不能饿着孩子,是吧?

  在说,现场众人有哪一个没从崔大可手里得到好处?

  咱们队里,甚至整个南台公社,没有崔大可城里的这一层关系,大家连这个年都过不好!

  一番话连消带打,嘴巴不停,脚步更不停,众人也是连连点头,不在言语。

  这一晚崔家大小和崔大可一道,悄悄吃了一顿猪肉大餐,吃得满嘴流油,幸福满肚。

  待到男人孩子都吃饱,秦槐花和李二妹一起忙着床铺被褥,让孩子们先睡了。

  三个大男人又开了一瓶崔大可带来的西凤酒,就着一叠花生米继续聊。

  崔大可在三人中年纪虽小,但崔伟岩与崔河生一点不敢把他当做队里平常的小伙。

  崔大可问起几句队里情况如何,听说大半队员口粮够吃,也是很开心的点了点头。

  但又叹息一声,说道:“河生叔,麻烦你和队员们说一声,千万不可胡吃猛塞,能留粮就多留粮,明年怕是更难熬。”

  崔河生也很是赞同崔大可的备荒存粮之举,虽然因为机修厂的缘故,下地的农具是不缺,但刚才他去地里看了,因为雨水不足,地里的麦子长势确实不太好。

  现在种的是冬小麦,是在去年10月初播种的,要到今年的6月下旬到7月上旬成熟才能收获。

  崔大可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因为天灾人祸,这次的麦子好多地方都是颗粒无收,情况一度达到了非常严重的情况。

  崔大可想着自己有随身空间,要不要在寻个理由帮忙一把。

  正想得有点恍惚,突然听到崔伟岩摇头说起:“现在家家粮食紧张,最近咱公社也有些动荡,咱们公社前些日还破获一起打砸抢粮的案件,带头的是一其他公社的,听说咱南台公社有人家里有很多余粮,估计饿得急了,来公社里抢粮。当场被民兵击毙,还捉了好几个同伙。咱公社领导因此连夜开会,开完会后去各家各户又都叮嘱了一遍,在不可对面多讲。”

  崔大可脸色有点发青,有些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有粮食了,偷偷吃就行了,去外面炫耀啥?

  上次公社领导一再保证粮食的事情不会往外传,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崔大可肚里直骂娘,后怕地出了一身冷汗。

  看来,这种事情就算是南台公社也不能干了。

  上次给南台公社以老物件换粮都是冒着莫大的风险,在要这么做,绝对会弄出大事情来的。

  真正是好险,亏他崔大可自负英明果断,意志坚定。对于人性还是很难把握,要是跟着事情没被南台公社控制住,说不定今朝挨枪子的不是那抢粮的而是自己了。

  安全第一,才能长命百岁。

  第二天一早,崔伟岩看着崔大可蔫头耷脑,怏怏不乐,有些担心地问是不是累着了?

  还是昨夜没睡好?

  他自己是一夜睡到大天亮。

  崔大可摆摆手,也想明白了,上次南台公社的事是逃过一劫,该高兴才是,唉声叹气作甚?

  果然想要活得久,低调才是王道啊。

  只是可惜了新国的人民啊。

  崔大可百无聊赖,随意和伟岩叔聊着事情,聊着聊着聊到了老梁。

  说道老梁,崔伟岩皱了皱眉头,述说了起来。

  自从那天老梁结婚当晚就家暴后,贾张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想跑又能跑到哪去?

  当时在四合院牛皮吹得这么响,也没脸回四九城。

  还好,老梁也就是喝酒才会家暴,平常倒是对梁张氏不错的,梁张氏只好认命呆下去。

  没想到后面出了一件事让老梁彻底改变了对梁张氏的态度。

  原来梁张氏之前就对止痛药有点成瘾了,只是量不大。

  平时也就偶尔吃一吃,但自从嫁给老梁后,日子大不如四九城,有时候老梁还会逼着她去下地里干活。

  烦闷之下,吃止痛药的瘾是越来越大,但南台公社供销社哪有这么多止痛药卖给她,想让别人去四九城买吧,又人生地不熟的。

  眼看着从四九城带来的止痛药是越来越少,梁张氏不知道从哪听到绵枣儿能活血止痛,就暗暗观察村里有没有这种药草。

  绵枣儿也是一种很好的中药,它的叶片细长,与韭菜相似,但比韭菜叶短些、细些,以鳞茎或带根全草入药。

  是一种天然的止痛药,记得小时候在外放牛的时候,有时会磕着碰着或被野外一些虫子叮咬一下,很是疼痛,这时小伙伴就会去挖几个绵枣儿,砸碎,糊在伤痛处,疼痛很快就能减轻。

  可梁张氏虽是农村出生,但自从嫁给老贾后,几十年没干农活,哪还认得什么绵枣儿啊,只记得叶片细长,与韭菜相似,看到类似的就拔一点尝尝。

  这下子坏事了,不知道吃到什么毒草,当天晚上就中毒吐白沫。

  这乡下山里可不像四九城那里,有那么多医院,老梁只得去村里请了一个赤脚医生过来。

  赤脚医生一来,检查了一下,就知道老梁的媳妇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他医生也不高,就用的老办法。

  什么老办法呢?

  自然是灌金汁。

  我了个去。

  崔大可暗自惊奇,没想到当初自己帮她逃过一劫,到了南台公社还没逃过被灌粪的下场。

  果然是苍天饶过谁!

  崔大可一脸兴奋,问道:“伟岩叔,那然后呢?”

  崔伟岩一脸疑惑的看着崔大可,刚才不是一脸耷拉的吗?怎么听到老梁他媳妇被灌粪就精神头来了?

  他也不想细问,继续说着。

  后面也没啥,梁张氏被灌了一瓢又一瓢,命是捡回来了,但是也元气大伤,大半个脸好像中风一样扭曲着,看起来很恶心。

  以至于梁兴国的那还不太懂事的几个娃娃经常被她吓得哇哇哭……

  “哎,怎么会这样。”

  崔大可叹了一声,表示爱莫能助,之后随意漫步在村里,不知不觉快走到老梁那了。

  哎,上次本来就像去看看贾张氏,哦,不是,是梁张氏的,只是那时候太忙,这次顺道去看看吧。

  崔大可远远的就看到了梁张氏正在老梁家门口坐着,面目狰狞,貌似也不太能控制面部,总是时不时的流口水。

  但好在,梁张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需要老梁忙前忙后的照顾,要不然又得为这个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崔大可感觉这梁张氏是天眷之人,老天爷不敢收她。

  这就是梁张氏的实力!

  看着惬意的正在头发上抓虱子的梁张氏,好心的崔大可决定不打扰她,拐了个弯去其他地方去了。

  在伟岩叔家足足呆了两天,崔大才回到四九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