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炫酷书屋 > 乖徒儿疯了以后 > 第40章 蜕变期
 
幻祭朝着凌冰峰山脚下缓慢走着。

但凌冰峰太高了。

高也就罢了,还有厚厚的雪,一一个不留神就容易打滑摔跤。757350363

若是以往倒也无碍。

但现在幻祭压根没啥灵力,幻冰又被寒焰收着,所以幻祭无法用御剑下去,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往下走。

[0矣。]系统叹了口气。

自从跟幻祭搭档,系统这是叹第一百二十次的气了。

幻祭还在小心下着山。

但哪怕是再小心,因为凌冰峰并没有上山下山的路,所以幻祭还是摔了一跤,那模样狼狈极了。

幻祭阌系统:[]

幻祭勉强从半山腰的峰石上坐了起来,打破沉默说道:

系统默默吃了颗棒棒糖。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搭档它也发现幻祭的自尊心有点强,要是这个时候开口,他说不定会恼羞成怒。

所以系统也就没说话。

而此时此刻的幻祭并不知道因为他迟迟没下山,所以在山脚下等待的人以为幻祭猜透了他们的计谋,所以才不上当。

“倒是没想到他竟这般机智。"-一个身着深紫衣袍的男人眯着眼睛说道。

此时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敢多话。

生怕一不留神就惹了这位不知打哪来的大能就全都杀了他们。

空气愈发的寒冷。

那些扮成岱舆的昆仑弟子们都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反观那位大能则依旧无碍,还在凝望着凌冰峰。

在等了两个时辰还未见人后,那个男人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

他本以为幻祭会来的。

可现在看来是他失策了。想到自己在这里白等了将近一天的时间,那个男人,不,应该说那个主神的表情十分阴沉。

”尊,尊上”有弟子对着他小心开口道。

那主神本就处于愤怒之中。

现在听到有人开口,直接把怒火全撒在了这群渺小的生灵身上。

-

所有的人瞬间魂魄被绞碎,血流成河,那场景可怖极了。

对主神来说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些生灵。

杀了便杀了。

在发泄了自己的怒火后,那主神便消失在“了原地。

想得到幻祭神格的主神不少。

这次下来的不仅他一个,另外的主神正在拖着寒焰。既然这个小混沌神如此不好收拾,那就先一起把那个叫寒焰的主神杀了。

再来杀这个小混沌神。

于是等幻祭经过两天两夜好不容易从凌冰峰爬”下来后,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样一幕惨绝人寰的场景。

幻祭沉默。

(看来那个少年说的是真的。]幻祭微微道。

[啥真的]

[岱舆一定出什么事了。]幻祭沉声道。

[你打算咋办]

(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完幻祭便要走。

[加油吧,距离你走到破玄宗的山门口大概还需要三个时辰。]

[]

另一边。

寒焰正与两位主神对持着。

湿冷的雪花缓缓落在寒焰的黑衣上,给寒焰更添些许冷峻和肃杀。

寒焰毕竟是几十亿年以来唯一一个能闯入混沌神界还干趴下了一一个小混沌神的主神,所以这两个主神对寒焰也颇为忌惮。

“何必如此呢不如吾等交易一下"

说话的是主神是昆仑主的样貌。就在多日前他就杀了昆仑主。昆仑、蓬莱、岱舆等仙山是最早由生命法则神迦扬创造出来的第一批生灵。

这也是为何岱舆对幻祭有好感的原因。

因为幻祭身上有温暖的生命力量。

只可惜迦扬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些他曾经创造出来的第一批生灵绝大部分早就背叛他了了,目前也就剩下蓬莱仙山和岱舆仙山还信仰着他们的神。

其余的都转投其他神的阵营。

所以在幻祭搅了昆仑主的好事后他便用了禁术请吾神,却没想到他信仰的神下界后第一一件事却是杀了他。

因为只有获得了一个身份,主神才可以在下界行走。

否则会被天道

法则发现并绞杀。

“据吾所知,众神之首已然沉睡,所以及不会管下界的事情。欲望之神的神格和大部分神魂归你,神魂分吾一丝即可。”j3hej9=

他们还是不想跟寒焰打的。

虽然寒焰封了神力,但他们在"下界行走自然也同样封了。打起来胜算可能不大,而且还容易出现各种意外。

在他们眼里寒焰定是恨幻祭的。

所以分割一部分神魂让幻祭即使活着也饱受神魂撕裂的痛苦,想必他也是想看到的。

可寒焰却眼睛一眯。

两神顷刻间从寒焰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摄魂的森冷杀意。

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任谁处在寒焰这个位置上,恐怕对幻祭都是杀之后快吧

不过他们也不用想了。

因为就在下一秒以这片区域为中心,笼罩起了一个庞大的领域。这个领域一变,不明白身为主神的寒焰为何会有领域力量。

等幻祭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如若不是感受到那波动就是寒焰的,幻祭都无法想象上面的人是寒焰。

[男主很强啊。]系统吃瓜道。就算是系统都有点看不清楚寒焰跟人打斗的身影,

那剑气也很强。

仿佛只要靠近一点人就会被剑气削碎。

幻祭往岩石后藏了藏没让寒焰发现自己,怕自己出现分他的神。

“嗷呜。”

这时,脚底下忽然传来了嗷呜的声音。

幻祭低头一看发现是幻冰。

此时幻冰正抱着两颗松果开心看着主人,并抬起小爪子给主人。

这是烈焰给它的。

幻冰拿了很多天都舍不得吃,想给主人。

“你没被寒焰关起来吗"幻祭抱起了幻冰微微问道。

幻冰摇了摇小脑袋。

它没有哦。

它一直跟烈焰在一起,烈焰给它找了很多松果,不过都不太好吃,就这两个是最好的,所以它留着给主人。

幻祭揉了揉它的小脑袋。

[嘿,那是个什么玩意我也想吃。]系统不好意思道。

[1

幻祭在岩石后一直等着。757350363

他自认为藏得好,其实早就进了寒焰的领域里。

所以当寒焰用尽全部力量杀死那两个主神时,幻祭也受到了波及。强大的力量仿若海浪般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了幻祭。

幻祭感觉自己不能动了。

紧接着他便腾空而起落在了寒焰手里。

此时的寒焰眸子血红,他掐着幻祭的喉咙,那看向幻祭时无情冰冷的眼眸仿若幻祭在他手里是个死物。

这是过度消耗神力时才会有的表现。

相当于人类的走火入魔。

“嗷嗷嗷!!!"幻冰立马上前死死咬住寒焰的手臂。

但是却被狠狠震开了。

寒焰还在掐着幻祭,就在要碾碎幻祭的那瞬间,他似乎清醒了些许。

他拉近幻祭仔细端详了一会。接着,

他慢慢环住了幻祭的脊背。

此时的幻祭仍旧无法说话和行动,就好像是没有生命的木偶似的。可幻祭眼神里的挣扎代表他能够清楚知道眼前的一切。

但他就是怎么也动不了。

“幻祭

"寒焰呢喃道。

幻祭怒了。

他想教训寒焰不准直呼自己的名讳,但他却无法说话。

寒焰低下头轻咬住了幻祭的喉咙。

幻祭睫毛微颤。

“告诉我,你是喜欢我的,对么”寒焰自言自语般的喃喃着。

幻祭的眼前忽然一黑。

等他再出现时已经回到了凌冰峰,被寒焰扔在了床榻上。

此时的幻祭稍微能动了一点。wag54g

他紧张往后退。

只见寒焰逐渐蜕变成了另一个模样,这个模样的寒焰幻祭从没看到过。样貌好像改变了,又仿佛没改变。

给人感觉有些阴冷也有些可怕。

“寒焰”

寒焰却仿佛听不见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幻祭的话一般,依旧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眼睛逐渐变成重瞳。

接着他便把幻祭全部纳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里,那看向幻祭的眼神仿佛幻祭是他囊中的猎物-般。

此时幽冥之神正在天上。

原本他是感受到下界波动不正常,想着可能是有主神下界,怕对幻祭不利所以便来了这个位面世界。

谁成想看到了这一幕。

尽管已经和对方神界约好了不准插手,但他还是凝出--道冰冷的神力朝着寒焰而去。

寒焰这个状态很危险。

很显然他到了神的蜕变期,这是过了幼年期的第二个阶段。一般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暴涨的神力。

必须得找个方式发泄。

而大多数方式都是找其他神打架。

比如六弟那个时候见谁打谁,眼睛红了整整一年左右才终于发泄出了所有暴涨的神力成功度过了蜕变期。

可现在幻祭哪里够寒焰打一顿的。恐怕没两下就死了。

身为兄长,若是没看到也就罢了,看到了他如何能放任。

可他神力刚出去就被另一道神力截断了。

“幽冥之神,如若吾没有记错,贵神界说过不插手他们之间的历练吧怎么贵神界要毁约”一道身影从混沌中逐渐出现。

那是一个身着青蓝神袍的混沌神。

他眼眸含笑看着幽冥之神,气场强大不输于幽冥之神。

这是寒焰的二哥。

缔垠为防止这个神界耍花招,所以便让老二,看着点小弟。

幽冥之神看了眼对方,然后转身离开了。

青圻莞尔笑了一声。

他倒也不恼。

而是潇洒坐在了云雾上看向下界。可此时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寒焰已经用领域力量盖住了整个修真界。

“臭小子。”青圻挑眉笑了笑。

他的眼睛天生有一种温柔的感觉,与言烬那种温柔不同的是带着一种放荡的潇洒。

青圻又瞄了眼下界。

虽然看不见了,但说实在他其实挺喜欢那个小混沌神的。

尽管神兄提起幻祭满脸冰冷。

但青圻却不这么认为。

多么漂亮的小娃娃啊,不怪小弟喜欢。

想到这青圻又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躺在了云雾上闭目养神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