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炫酷书屋 > 小郡主竟是状元恩师 > 第80章 第80章
 
【权势压人。】顾采薇含愤写下四字,回应柳庭璋疑问,笔端浓墨淋漓,看上去如同墨泪。

文曲啊,按照三哥所言,我们七星同气连枝,如今其中一星被人害死,历练未得圆满而魂归天庭,回复孤守寒星的历程。我们这些还要在凡尘中打滚多年之人,要如何生活下去,才能算对得起这份前缘呢?

顾采薇强忍晕眩,心中暗想。

她头脑毕竟因病转得不快,一时之间没想到二哥如何这么快就知晓,只是迅速接续落笔:

【我气我恨,徒唤奈何。】

几近连笔的潦草字迹,却被对面很快认了出来。

柳庭璋的回复是如此冷静,像是在对顾采薇谆谆教导:

【夫子莫急,保重身子。惊闻噩耗,学生与信二哥与夫子同悲。然逝者已矣,生者还有漫漫人生路,尊亲护幼,完成胸中之志才是正理。若有余力,替逝者报仇也可为一志,夫子认为然否?】

顾采薇看着这段话沉思起来,原来徒弟比自己清明多了。

自己倚仗着前世成熟人生经验和这世触手可及的书籍、师傅资源,总是居高临下指导柳庭璋,心中从未将自己与他放在同等高度,视他为徒为弟。

然而遇到大事突变,自己却像是空守宝山的瞎子,不比盲人摸象来得有方向,还需要柳庭璋来提醒未来的路。或者说,自己骨子里,还真是那个天真好骗不知事的小摇光吧?

“完成胸中之志”,几个字对顾采薇来说,无异于无声处听惊雷。三哥临别时说的“顺心而为”,岂非殊途同归?

对啊,还有报仇。

顾瑾真是欺负诚王府到底了,亲手杀了三哥,还平白侮辱尸身。

回想起顾值在梦中关于自己身死尸消那番平铺直叙的说辞,顾采薇只觉如鲠在喉,顿时勾起情绪波澜,不自觉握住粉拳、咬紧贝齿。

虽说现在他们王府弱势,还毫无证据,不过一家子心里明白顾值之死,这就是潜在的力量。

顾采薇思绪百转千回,最终凝于笔端一个大字:

【然。】

不提顾采薇与柳庭璋来来往往的笔谈沟通,信在一旁急于发问、关心三弟的种种细节。

单说,顾采薇几日后葵水一过,身子大安,便催促着母妃进宫。

大皇子肆无忌惮背后,无非是借着皇上的一颗爱子之心,爱己子远胜他人子。

然而诚王府在博取圣宠方面,也不是一无可取,诚王太妃早在听闻三子横死后就想到了借势一途。

诚王太妃出马,果然不同凡响。十数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母女两人大约每三两日入一回宫廷请安。

第一次皇上只命人传话说知晓了弟媳侄女心意,并未宣见。

第二次终于召见,皇上面色冷冷,诚王太妃硬是一个字没提三子顾值,反而一副惦记大伯哥龙体的关心神色,轻言细语,贵精不贵多,留足铺垫。

第三次、第四回……乃至到了先任诚王逝世满三周年的时候,皇上终于亲临诚王府为幼弟主持仪式,顾采薇又见到了礼部二把手程侍郎,就是惦记着幼薇郡主一手好萝卜糕的那位官员。

多次进宫,顾采薇只需要装成一个惦记皇伯伯的乖巧天真侄女,少说心里话,多撒娇多寒暄,陪侍在母妃身旁即可,做好吉祥物、背景板,将主战场交给诚王太妃。

诚王太妃先是淡淡与皇上叙旧,勾动务丰帝思念幼弟之情,偶尔谈谈儿女经,务丰帝难免移情到幼弟在世子女,兴起关照之心。

眼看火候到了,诚王太妃才在自己夫君满三年祭日的前两日进宫那次,提及三子失踪一事,直接点明与大皇子顾瑾脱不了关系。

终于到了五月底这日,在礼部精心准备下,务丰帝在诚王府正殿,诚心净意为幼弟上香祷念,身后紧跟诚王太妃、诚王夫妻、平郡王、幼薇郡主一家。再往后面才是一溜排开的皇子皇子妃们,次之是孟王家得恩旨入京的长子夫妇,宗令以及公候贵族、达官显贵。

就在这万众屏气凝神、关注皇上一举一动的场合,务丰帝先是亲口宣布诚王府出孝,紧接着令众人意外的,说起诚王一系第三子直郡王顾值。

完全不同于他当日训斥二皇子和诚王顾传时候的语气,务丰帝此时谈到顾值这个侄子饱含深情,话锋一转喝道:“堂堂郡王,朕之亲侄,就在京城转瞬间无影无踪。朕念及此节,甚觉毛骨悚然,莫非朕有朝一日也会遭此厄运?简直夜不能寐!”

此言一出,多少人两股战战。主管京城行政的京兆尹扑通一声跪地求饶请罪,御林军首领沉默下跪,脱盔在手,以示谢罪。

还有大大小小不少相关官员先后下跪叩首,场面一时间有些诡异的恐怖。

顾采薇心中情绪难明,对帝王的雷霆之怒导致后果更加感受深刻,然而若非母妃带着自己下足了水磨工夫,皇上又岂会有这么一场发作?谁还能记得三哥的冤屈?

顾采薇悲喜交加,不着痕迹地抬眼打量前方的皇伯伯,她直觉知道,皇上还有下文。

务丰帝抬抬手,令臣子们起身,终于说出诚王太妃熏陶给他的话语:“直郡王失踪一事,老大你难辞其咎。”

不待顾瑾手忙脚乱地要分辩,皇上已经抬步向前,同时轻描淡写地吩咐身边奉旨翰林:“记下来,大皇子顾瑾品行有瑕,难担储君重任。”

“父皇,我冤啊!”顾瑾听到务丰帝就这样剥脱了他争位资格,软倒在地,半晌才回神一般出声叫喊。

奈何君心似铁,务丰帝早已走远,独留下不甘心却无能为力的长子。

不过有心人注意到,皇上左手亲密地拉着大皇子妃的父亲,右手携着二皇子妃的祖父,两位都是朝廷肱骨,一派君臣相得景象。

对于诚王府众人来说,务丰帝这一锤定音,聊以安慰,他们纷纷怀着厌弃的眼神看向狼狈的大皇子顾瑾,只恨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前为亲人报仇。

六月入夏,天气迅速炎热起来,诚王府撤下了悬挂三年的白布白帐,又因京城人人皆知的直郡王失踪一事,没有一下子转到歌舞升平、欢声笑语,反而频频找寻京兆尹、宗令等处,督促各方继续找寻顾值,也成为高门大户私下唏嘘的一件事。

朝廷之中,务丰帝彻底放弃了长子,给他册封了一个比孟州更偏远地方的亲王,打发他们夫妻去往封地。大皇子党一哄而散,成为过往烟云。

然而在二三子之间,务丰帝又做出了令人迷惑的操作。他将大皇子妃的嫡亲妹妹许配给了三皇子,顺理成章让其父转成了三皇子党魁,取曹承恩伯而代之。

一时间,二皇子文有外祖父柳祭酒若有若无的支持,武有岳祖父郑国公的背书,自己为堂兄顾值请命搜亲兄府邸的故事广为人知,有人觉得他是沽名钓誉、陷害长兄,也有人认为这是敢于担当有情有义,不论如何大家总是更了解知晓顾珩了。

但是皇上就是不让他入朝听政担事,明明当年大皇子在顾珩这个年岁都积累了不少业绩,打压意味明显。

三皇子长到十四岁,一直藏在深宫,未曾出来开府,被皇后护得牢牢的,众臣对其所知甚少。

但是他到底占个嫡字,在礼法上天然得到拥护。众所周知,比起文臣之首的二皇子外祖柳家,三皇子的外祖曹家是暴发、没什么人才,然而皇上今年才将四公主下嫁,多少抬了抬曹家门楣。

如今三皇子妃人选已定,就待两年后成亲,三皇子党势力大涨。

众臣都记得,务丰帝说过,待幼弟逝世满三年后再提立储之事。现下正是时机,已有胆大之人试探着上奏请立太子了。

诚王府本来已被京城诸人看成昨日黄花、冷板冷灶,门前冷落车马稀的。不过务丰帝亲自主持满忌一事,如同入水石子,在有心人那里不知被分析了多少个来回。

在这立储当口,渐渐地,登门拜访、做客探口风的人多了起来,还都美其名曰亲近宗室。

诚王太妃只想扳倒大皇子,轻而易举实现了,对于太子之争并无兴趣。诚王顾传自然更想躲得远远的,也就平郡王顾采蓟,旗帜鲜明地站到了二皇子顾珩队伍中。

顾采薇知道顾珩是帝星转世,相信帝位迟早是他的,有时候也通过四哥表达下支持之意,但是毕竟由于男女有别,与二皇子关系疏远,倒也没有占据自己太多心神。

让大皇子在天下人面前当众承认害了顾值、以命偿命,是顾采薇下一步的目标,好像还有很长的路要做、很多铺垫需要做。

除此之外,她更多的是在思索自己到底如何实现理想,她还是一如既往想要教书育人,难道自己出面在京城开办一家书院么?

还不待顾采薇想出个所以然,诚王太妃实在苦夏,厌恶京城暑日天气,提出要带着女儿去京郊湖边庄子上避暑别居。

顾采薇募地想起,柳庭璋最近所转述的二哥心情。

三弟骤逝,信担忧母妃,想面见亲慈,询问顾采薇有无办法陪母妃出京。只要京外即可,他就能不违禁令地赶赴母妃身边。

当年皇伯伯曾将京外一处山庄赏赐给他们,为父王养病所用。三年来未曾使用,说来恰巧符合二哥请求,能安排母妃与之见面。

可是,母妃是否愿意再度踏足父王薨逝的伤心之地?顾采薇不知道,她犹豫着要不要向母妃提出这样的建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